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扫叶子和花若叶

 
 
 

日志

 
 

马卡凹  

2013-04-01 11:02: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正坐在澳门机场,等着乘飞机返回我来的地方。窗外的雨没那么急了,地面却还幽幽地淌水,不知道何时才能回复干爽,航班也不可避免地要延误了。无论是广州、深圳还是澳门,只要从南方飞往北方的飞机,总是像第一次约会的美女一样,为了身份姗姗来迟。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旅行,即预计三小时路程实际要走五六个小时。同样的,假如春天晚到,也是为了让人愈加珍惜的缘故吧。
 
今年的春天,我始终无法确认它到底到没到。在一个宽泛的箱体内气温反复震荡,暖在争夺寒的最后一块阵地,却遇到了很大的麻烦,寒并不想将阵地拱手相让,战争陷入胶着。你可以看到柳绿花开,但是不出一两天,它们又只能与你一起瑟瑟发抖,怀疑是否被春天放了鸽子。即便是南如澳门,此刻也不得不在T恤之外加以秋衫,候机厅外依旧迷茫,一半因为雨,一半因为到了该暗的时间了。当下温度绝不高于20,塑胶鞋子漏着风,加之不知几时的等待,心情难免有些萧瑟。这三天来得不凑巧,没有享受到一刻晴朗,仿佛老天在跟我们作对。
 
来澳门不谈赌场未免矫情,澳门赌场的最大特点就是亲民,只要年满21岁,任何人都能进去晃晃,哪怕一把不玩,只在边上看一天,也绝对不会有人赶你走。记得赌王当年说过的名言,不怕你赢钱就怕你不来,唯有智慧到这种地步才当得起赌王的称号。漫步澳门,到处是金碧辉煌的酒店与赌场,澳门离不开赌,赌也不离开澳门,除非你自由日子过得不耐烦了。我曾经问过一个澳门朋友,你们是不是经常来赌两把呢。他苦笑着回答,以前有点钱全交给赌场了,哪还敢再赌啊。长久浸淫于赌文化,想必澳门人都悟到了赌的真义了。
 
澳门人掌握最好的语言大约是英语和广东话,我们说普通话偶尔会遇到交流障碍。奇怪的是也有澳门人说普通话相当标准,甚至比我们还好,仿佛是正宗的哈尔滨人,很难想象他们如何保持普通话水平。澳门人很热心,当我们在路口犹豫时,一对夫妇特意问我们去哪里,并告知正确的路线。澳门街头有各种各样的小店,除了饮食店外还有711超市、电器店、化妆品店等等。711超市里有成人画册,封面是比基尼美女,不知里面内容对不对得起成人二字。电器店中我们只进了丰泽,淘到一款比大陆便宜30%的东西,十分称心如意。妻子在化妆品店买眉笔、假睫毛、沐浴液等,还帮同学带了点东西,店员业务水平不甚熟练,时有答非所问的情况发生,职业素养远不如日本药妆店的店员。
 
受制于天气,我们只在昨天下午去了大三巴。之前没有吃中饭,抱着有合适的小店就进去搓一顿的想法,我们边走边四处打量,除了金碧辉煌的赌场,澳门街道大都狭窄建筑陈旧,与香港有几分相像。十字路口经常没有红绿灯,弄得咱上海人不知如何通行,幸好车子比较谦让,看起来过马路是安全的。酒店附近有两条交叉的路,一条是北京路,一条是上海路,妻子在上海路牌子下留了一张影。看不出两条街为何如此命名,或许起先是有些来历的,而今早已不复最初的样子了吧。
 
路过一家快餐店时,进去吃了双皮奶和猪扒包。这里的小吃总不令人失望,要不是猪扒包嚼得腮帮疼,说不定我还能多吃一个。之后又找到朋友推荐的鱼丸店,点了咖喱鱼丸和牛杂等,填饱了空间本就所剩无几的肚子。澳门接纳世界各地旅客,居民成分也很复杂,在当地可以找到日、韩、中、葡、巴等各式菜肴。我们一来喜欢二来入乡随俗,吃得全是葡式菜,并一致认为这次旅行最满意的就是吃。尤其是酒店对面餐厅的咖喱炒蟹,吃罢如天籁绕梁三日不绝,现在一想起来还会吞口水。
路越走越热闹脚却越走越疼,塑胶鞋不像样子那么容易相处,你磨它的时候它也在不动声色地磨你,注定是两败俱伤的结果。我蹬一双绿鞋,妻子蹬一双红鞋,脚疼之下走得像扭秧歌。尽管如此在大三巴脚下,我们还是勇敢地采购了两大包手信。这条街上几乎所有店名都是XX手信店,最有名一家在不足百米之内开了四五家分店,可见游客之众行情之火爆。
 
大三巴牌坊是澳门最有名的建筑,也是澳门的象征,“不去大三巴,就不算到过澳门”。烽烟历史毋庸赘述,大三巴现今成了游客拍照的背景,连一贯懒散的我也欣然与之合影。在参观三度失火终究毁灭的圣保禄教堂的痕迹时,我回想起那首歌“你可知马卡凹不是我真姓,我已离开你太久了,母亲。”母亲自然想着孩子,不知回归的孩子是否还爱着曾经遗弃她的母亲。
 
回程我们选了最不磨脚的方式,打车。刚上车就下起雨来,我们顿时忘却心疼几十块路费,转而为英明选择喝彩了。澳门行车习惯与香港一样,也是左行,司机不多话,自顾自开车。我们脱鞋检查了一下,我脚后跟稍微磨破一点,妻子惨了,泡的起泡,磨破的磨破,小脚趾脚跟和脚背没一块好地方。最新流行的塑胶鞋看起来凉爽轻便,穿上去完全不是那么回事,除了洞洞眼没事外,直接接触之处不是啃脚就是不透气,真是徒有其表的破玩意儿。
 
来机场路上,雨下得比头天更大,前方白茫茫的几乎看不清路,驶过低洼处时水溅起老高,感觉车子也在漂浮,半空里偶尔还会亮起一阵闪电,不用说航班必定要延迟了。其实再晚都无所谓,我们反正是一定要赶回家的。各路人马拎着相同的包裹汇聚到机场,内容无非是杏仁饼、肉松卷和各类肉脯,我们也不例外。
 
随着引擎一阵嘶吼,飞机终于颤抖着冲入雨云。时间为晚上八点半,再有一个半小时,我们便能降落在虹桥机场,并于今日最后一刻之前回家,抱一抱两天多未见的小兔崽子。据说上海天气很好,已是春暖花开。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