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扫叶子和花若叶

 
 
 

日志

 
 

读书笔记一 (永生难逃爱之魔爪--叶芝)  

2007-02-21 13:13:44|  分类: 躺着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偶然的,看到一个叫做叶芝的人和他的诗。最初单看名字,还以为是中国女人,后来才发现他是个外国的男人。

综合百度的信息,我得到大致如下的结论:叶芝是爱尔兰著名诗人和剧作家,曾获1923年诺贝尔文学奖。他一生对神秘主义和唯灵论感兴趣,甚至亲自担任过某些神秘组织的领袖。他的爱情是个悲剧,从23岁遇上茅德冈(按:女人的名字象男人,男人的名字象女人)开始,他陷入一场终生不渝的单相思,并为其创作过如《当你老了》《白鸟》等许多名篇。

当你老了

当你老了,白发苍苍,睡意朦胧,
在炉前打盹,请取下这本诗篇,
慢慢吟咏,梦见你当年的双眼
那柔美的光芒与青幽的晕影;

多少人真情假意,爱过你的美丽,
爱过你欢乐而迷人的青春,
唯独一人爱过你朝圣者的心,
爱你日益凋谢的脸上的哀戚;

当你佝偻着,在灼热的炉栅边,
你将轻轻诉说,带着一丝伤感,
逝去的爱,如今以步上高山,
在密密星群里埋藏着它的赧颜。

白鸟

亲爱的,但愿我们是浪尖上一双白鸟!
流星尚未陨逝,我们已厌倦了它的闪耀;
天边低悬,晨光里那颗蓝星的幽光
唤醒了你我心中,一缕不死的忧伤。

露湿的百合、玫瑰梦里逸出一丝困倦;
呵,亲爱的,可别梦那流星的闪耀,
也别梦那蓝星的幽光在滴露中低徊:
但愿我们化作浪尖上的白鸟:我和你!

我心头萦绕着无数岛屿和丹南湖滨,
在那里岁月会以遗忘我们,悲哀不再来临;
转瞬就会远离玫瑰、百合和星光的侵蚀,
只要我们是双白鸟,亲爱的,出没在浪花里!

狂热的爱曾使叶芝丧失判断,错误地将茅德冈的言语当成了爱的暗示,羞怯自卑的他因此向对方求婚,当然,遭到了拒绝。即便婚姻生活完全失意,茅德冈也没有接受叶芝不渝的爱,显然这位女士对他完全不来电。

如果说爱情是盲目的,那叶芝就是瞎了眼的典型。当然他代表着一个相当庞大的爱情主义者群体。不论是谁,或长或短都经历过这一阶段。或许是感情格外充沛,或许是为了诗歌创作的需要,总之与一般人不同的是叶芝更加执着,也正因为这样,他获得了诺贝尔奖。 由此可见,中国从事文学创作的人大都薄情寡义,不然怎么一个也得不到诺贝尔文学奖。

看到那个叫茅德冈的叶芝的爱人的照片,坦率说,我一点没感觉到能称之为美或性感的东西。然而叶芝却这样描述两人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她伫立窗畔,身旁盛开着一大团苹果花;她光彩夺目,仿佛自身就是洒满了阳光的花瓣。”正是这一见钟情,使叶芝饱受单相思之无望期待与痛苦煎熬,另一方面也激发了他创作的热情。我甚至认为,他对神秘主义和唯灵论的兴趣很可能也是爱情无望之下用来填补内心空白的慰藉。我在资料中找到他最后结婚的证据,并为他妻子的情感命运感到些许忧伤。诗人注定是孤独的,本就不是期待幸福女人的合适的结婚对象。

据说叶芝的巅峰之作是《驶向拜占庭》,这首诗体现了他对古老而神秘的东方文明的向往。拜占庭是现在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过去叫君士坦丁堡,是东罗马帝国的首都所在,是在欧洲最繁华的威尼斯只有20万口时拥有1近100万人口的世界中心,而这一希腊罗马文明的巅峰终究在岁月的沧海桑田中幻为烟云。

驶向拜占庭

那不是老年人的国度。青年人
在互相拥抱;那垂死的世代,
树上的鸟,正从事他们的歌唱;
鱼的瀑布,青花鱼充塞的大海,
鱼、兽或鸟,一整个夏天在赞扬
凡是诞生和死亡的一切存在。
沉溺于那感官的音乐,个个都疏忽
万古长青的理性的纪念物。

一个衰颓的老人只是个废物,
是件破外衣支在一根木棍上,
除非灵魂拍手作歌,为了它的
皮囊的每个裂绽唱得更响亮;
可是没有教唱的学校,而只有
研究纪念物上记载的它的辉煌,
因此我就远渡重洋而来到
拜占庭的神圣的城堡。

哦,智者们!立于上帝的神火中,
好像是壁画上嵌金的雕饰,
从神火中走出来吧,旋转当空,
请为我的灵魂作歌唱的教师。
把我的心烧尽,它被绑在一个
垂死的肉身上,为欲望所腐蚀,
已不知它原来是什么了;请尽快
把我采集进永恒的艺术安排。

一旦脱离自然界,我就不再从
任何自然物体取得我的形状,
而只要希腊的金匠用金釉
和锤打的金子所制作的式样,
供给瞌睡的皇帝保持清醒;
或者就镶在金树枝上歌唱
一切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事情
给拜占庭的贵族和夫人听。

对诗歌的无知,十足令我感到羞惭,我直觉作者在“一切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事情”之中,只希望重温曾经生活着贵族和夫人的拜占庭时代,并因此武断地认为这表现了对繁华落尽的无尽嗟叹和对流逝岁月无可挽回的深深绝望。

叶芝,这个有中国女人名字和性格的外国男人,一生都没有逃出爱的魔爪。

  评论这张
 
阅读(41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