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扫叶子和花若叶

 
 
 

日志

 
 

走出马桶的红色高根鞋  

2006-10-06 22:02: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间不错的小屋,进门过道旁有煤气罩,可以烧水做饭,再往里右手是卫生间,马桶浴缸外挂热水器一应俱全,左手是间不大不小的卧室,有床椅子和大衣柜,甚至还有个小小的阳台。屋子采光不算好,已是初夏的天气,仍有些阴凉潮湿的感觉,可难得的是一个好价格,周围差不多的屋子要价上千,这里只要七百,而房东处处陪着小心,看上去还有商量的余地。不过东子已经很满足了,这是不折不扣的亲戚价。

当天下午,东子就带着全部家当搬了进来。入住第一件事是打扫卫生,屋子似乎有段时间没住人,处处铺着薄薄的尘,对心情很好的东子来说,这不过是蒙在新家面脸上的一抹轻纱而已。他哼着曲子,走着踢踏舞,东擦擦西擦擦,功夫不大,屋子亮堂起来,多了几分生气。卧室里正对床头有个梳妆台,东子早有预谋,把画龙点睛的工作留在最后。

咦,东子手愣在半空,梳妆台边上灰不少,镜面却一尘不染清澈摄人,大概房东的老婆爱臭美,过来的时候常自恋吧。东子小心翼翼的擦了擦边框,发现上面刻着“涓涓小翠”四个小字,字迹清秀婉约,显然是女人刻的。从房东的模样联想到房东太太,东子不禁笑了,现在名副其实的东西越来越少了。

等到衣服入柜被褥上床,天色也暗下来。忙活半天肚子提抗议了,东子摸出街角那家桂林米粉的电话:“喂,我这里是XX路XX弄304号,麻烦送碗酸豆角米粉,外加份牛腩。”“啊?”对方愣了愣:“多少号?”“304,3-0-4。”东子觉得自己说得够清楚。还好没多久米粉送到了,来的是个穿球鞋的小青年,接过钱二话没说扭头就走。“哎-”东子叫住球鞋:“记住地方,以后要经常送的。”“哦,这里啊,忘不了。”球鞋回头苦笑了一下,表情有点不自然。

吃好米粉,打了会英雄无敌,东子赤裸着走进浴室,里面冷飕飕的,却又潮得出奇,墙壁上蒙了层水汽不说,马桶上甚至积起了一滴滴“眼泪”。东子无奈的摇了摇头,迈入浴盆,打开热水,一时间热雾弥漫,什么也看不清了。正打着香皂,忽然觉得背后凉飕飕的,好像有道冷冷的视线,扭头看时,心里不由得一阵狂跳。靠,还以为见鬼,却原来是镜子里的自己。东子对着镜子刷着牙,无意发现下沿也有四个字:叠叠玉明,隐隐透着一股阳刚之气。哈,想不到房东也是个雅人。东子笑嘻嘻的走了出去,丝毫没注意身后的马桶慢慢掀起一条缝。

东子打英雄无敌两年多,从来只用天使族,这次他又率领部队打到了最后一关,出生入死的天使紧紧围绕在东子身边,男的伟岸女的飒爽,经历无数次浴血奋战,他们终于迎来了对恶魔的最后一战。东子深深的吸了口气,挥起战刀,第一个闯入凶险莫测的双向门。咦,他惊奇的发现对面并非僵尸骷髅横行的魔域,而是自己卧室的床,背后的双向门变成了“涓涓小翠”,那些天使勇士一个也没跟上来。东子感到一阵莫名的恐惧,不由自主的倒退几步,眼前景象倏忽变幻,他竟回到了浴室。对面有一张青灰的脸,那是“叠叠玉明”里的自己。

“为什么会这样?我的护卫天使呢?”东子大喊。“你过的不是双向门,而是魔鬼通道,一旦进入便是万劫不复,天使是无法通过的。”“那,那为什么我能过?”东子瑟瑟的转过身。“哈哈哈,你?难道你不知道自己就是恶魔吗?”马桶慢慢掀开一条缝,一抹妖艳的红色映入眼帘。啊!东子从噩梦中惊醒,他抹了抹额头的冷汗,下意识的看了看“涓涓小翠”。天已经大亮,里面只有一床散乱的被子和一个头发凌乱眼袋发达的迟到鬼。该死,又要给老总骂了。东子噌得跳起来,窜进浴室,掀开马桶盖,急速扫射起来,临了还畅快地抖两下,早把梦境扔到了爪哇。

东子这样写照自己的生活:上班无寒暑,老板猛如虎,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这不,一天辛苦下来,还是只能吃米粉。“哎,你知道吗?那个304居然又有人住了。”球鞋一回来就嚷嚷起来。店里两个服务员立时停下手里的活,难以置信的问:“啊?什么人还敢住那地方?”“是个高高瘦瘦的家伙,昨天我刚送过一碗......”蓦的,球鞋好像脖子被掐住似的收了尾,他看到了东子。此时的东子也象被掐住了脖子,一口米粉噎在嗓子眼里,不上不下,莫非这304里发生过什么不寻常的事?东子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米粉吃了一半,东子便打定主意,转而进了隔壁的“好的超市”。他挑了一条毛巾两卷草纸,走到柜台前付钱。“阿姨,你知道吗?”东子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听说前边那幢楼里最近出了件大事。”“啊,你是刚住到附近的吧。”售货员阿姨面色有些紧张,她扫扫四周把脑袋凑上来,压低声音说:“那可不是最近的事,算起来马上有一年了。”逮到说话的机会,阿姨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当时那幢楼的304里住了一对青年男女,有一天旁边米粉店的接到电话叫送两碗米粉过去,可送到时怎么叫也没人开门,小伙计注意到门口渗出不少血水,害怕得跑回店里。老板听后觉得不对劲,就打电话报了警。警察打开门一看,你猜怎么着?到处都是血,碎肉和零散的骨头。尤其是那门,简直象给血洗过一样。”东子听出一身冷汗,在心里恶毒的诅咒:操房东他妈的,怪不得给这么便宜的价格,原来是个杀人现场。“

“本来杀人碎尸的案子警察也不是第一次见,可这次连他们都吓坏了,因为不少骨头上面有牙齿啃过的痕迹。”说到这里,阿姨疑神疑鬼的四下看看,似乎给自己说的东西吓到了,不过这没影响她继续施展演讲天才:“听说死者的脑袋端端正正的摆在梳妆台前面,是那个女的。她到我们这里买过好几次东西,人长得很漂亮,就象那个谁,就象那个邓丽君似的。而那个男的好像蒸发了,再也没有出现。屋内又没有其他人进来的痕迹,案子只好悬了起来。可事情还没完,后来又发生了一连串更加古怪的事情。事情过去两个月,一个不知情的女孩子住了进去。第七天晚上,屋里发出一声惨叫,几个大胆的邻居冲进去一看,那女孩子疯了,嘴里不停地说鞋,鞋,鞋。”东子早听得毛骨悚然,这下终于忍不住打了个寒战。“说到这鞋,前面还忘了说一样,上次......”有几个人前后走进来,阿姨恰如其分的给东子留了一个大大的悬念。

东子向来胆大不信邪,可这次却为回不回去踌躇起来。他在明亮的月亮地里徘徊良久,忍不住掏出了手机:“喂,大伟,是我。”“哎哟,兄弟啊,这个时候还打我电话,怎么这么缺德啊,有啥事明天再说,你大嫂生气啦。”大伟气喘吁吁的挂了电话。路没投好反而败了人家的兴致,万般无奈东子只能回那个该死的家。妈的,是死是活鸟(DIAO)朝上,总不见得为这些道听途说睡马路吧。

不知怎的,楼道的灯也坏了,黑暗象座大山般压迫过来,东子咬紧牙关摒住呼吸战战兢兢的往上爬。突然有东西嗖的窜了过去,东子吓得魂飞魄散,脚步一乱差点摔下楼。呜喵---,那只过路的猫发出一声怪叫,大概感觉也差不了多少。该死!东子惊出一身冷汗,不知道黑暗里还藏了些什么古怪。穿过楼道的风比昨天强了不少,仿佛一双双冰冷的小手不停的拽着东子的裤脚袖子和衣襟。再上去几步,房门就在手边!

握着门把手,一种异乎寻常的滑腻感再次考验了东子紧绷绷的神经,应该是手汗,应该是手汗,东子虚弱得安慰自己,脑海里却又一次浮现出血液流淌的画面。试了好几次才把门打开,扑面而来的是一阵诡异糁人的冷风,似乎还夹杂着些血腥气。东子颤抖着打开灯,亮光刹时扑灭了诸多幻像。过道还是那个过道,煤气罩还是那个煤气罩,门,东子上下打量了好久,也没发现一丝血迹。

东子一鼓作气,把屋里所有的灯全部打开,四处没有任何异样,他还是担心梳妆台上随时会跳出一个虽死犹生的脑袋。反正一时半会也睡不着,东子索性打开电脑,查起东西来。“304杀人碎尸马桶流,疑凶男友神秘失踪。”一行大字赫然跳入眼帘,东子登时想起昨夜那个荒诞的梦,刚刚平息了点的心又开始打鼓。报道里说案件发生的确切时间是去年的3月4日,留在现场的碎肉只是尸体的一小部分,其他的疑似被用马桶冲走,养肥了下水道阴湿地带的蛇鼠虫等。其他环节大都跟那阿姨讲得差不多,只是少了后来的疯女和鞋鞋鞋,也许那不过是以讹传讹的结果吧。304,3月4,东子默念了两遍,猛然记起今天已是三月一号,再过三天就是那死于非命的女孩子的一周年诞辰了。

三点钟,东子终于率领天使攻陷了魔鬼的最后一座城池。带着胜利的豪情和熬夜的疲倦,东子深深的睡了过去,这时候就算恶鬼掐着脖子他也无法醒来。不久卫生间里发出轻微的踏踏踏声,近了一点,又退了回去,似乎走路的人碰到了打不开的门。

一早到了公司,东子发现桌上有个未署名的信封,取出信纸展开来,上面写着:明,晚上早点回来,我炒几个菜,喝点酒吧。过几天就是咱们认识一周年纪念日了,好好过日子,好吗?翠。东子大骇,忙找前台确认是谁送的信,对方说刚上班,没人来过。再问头天回去最晚的一个同事,也没什么异常情况。东子愈发觉得事情蹊跷,一颗心象给扔进了滚开的油锅,怎么也平静不下来。发了一上午愣,他打定主意,跟经理撒谎说出去拜访客户,揣着问大伟借的几百块钱,离开了公司。明后天是周末,惹不起先躲两天再说。

苏州是个小地方,东子没费什么力气就找到了同学家。“啊呀,什么风把你吹来啦。”阿成热情的拉着东子进了家门,一点没有分生的感觉,仿佛他们上下铺只是昨天的事。“东西有点乱,你自己随便坐吧。”阿成匆忙收拾了下摊在凳子上的几本破烂不堪的书,招呼东子坐下来。“你这家伙,跟读书时一点没变,还是喜欢随手放东西。哎,你一直不工作,到底在忙活些什么啊?”“我?嘿嘿。”阿成不好意思的笑笑:“说出来怕你笑话,我在研究一些神神道道的。”“不是吧?”东子推了阿成一把:“难不成我现在要叫你成半仙?”阿成仍旧笑笑:“嘿嘿,普陀山的师傅说我有慧根进步很快,比那些只懂点皮毛就蒙人的半仙强多了。 不信,我帮你看看最近的运势?”“好啊。”东子伸出左手。“我不看手相,手相看小,面相看大。老同学,我看你好像有点精神恍惚啊。”阿成说着凑近来,目光炯炯的打量着东子,忽然脸上浮出从未见过的凝重。

“东子,你最近有没有碰到些稀奇古怪的事?”阿成皱着眉头严肃的问。东子不敢隐瞒,把最近租房子和收信的事原原本本讲了一遍。“信呢?”“哦,在口袋里。”东子伸手摸去:“咦?怎么不见了。”他翻遍所有口袋,居然找不到那封信。“算了,多半是不见了。”阿成语气有些沮丧,他搬出一个面盆大小的鼎放在桌上,示意东子把手扶在两边,在里面燃了一张画满符号的纸。开始青烟袅袅,跟普通的纸燃烧没什么两样,渐渐的青烟转浓凝聚,最后竟化成一道黑箭倏忽消散。

异象令东子目瞪口呆,他忐忑地抬起头,只见阿成脸上阴云密布,丝毫没有平日嘻嘻哈哈的模样。良久,东子耐不住问:“怎么样?”阿成这才回过神,一字一句地回答:“东子,你有大劫,我,恐怕无能为力。”“啊?难道我碰上了鬼?”东子紧紧抓住老同学的手阿成喃喃地说:“不错,是鬼,而且不是一般的孤魂野鬼,是传说中的凶灵。”“为什么?你怎么知道?”东子站起来,声音有些嘶哑,“我刚用古灵鼎和测鬼符验过,一般鬼魂通常映现出丝丝青烟,只有怨力惊人的凶灵才能凝成黑箭。”阿成的话仿佛来自遥远的天边:“普通鬼魂只是扰人心神,凶灵出现却必定要索魂追命。”“啊。”东子一下子瘫坐在椅子:“为什么是我?我做错过什么?”“老同学,我不知道凶灵为什么会找你,但相信你什么都没做错。”阿成似乎恢复了信心,目光炯炯地说:“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

苏州呆这两天,东子一点没觉得轻松,每每从梦中惊醒,只记得无边血河中传来踏踏踏的声音。阿成一去普陀杳无音信,东子只能按照约定,3月4日下午返回上上海,再次来到恐怖的304门前。“这一天你必须回去,不然大罗金仙也救不了你。”阿成临走时再三叮咛:“相信我,我一定会救你。”阿成无比坚定无比真挚的目光似乎灼退了楼道里愈发浓重的阴气,东子不假思索地推开门,大踏步走了进去。

所有东西都在老位置,情景再熟悉不过。桌子椅子表面落了层薄薄的灰,镜子照旧一尘不染,“涓涓小翠”四个字依然清丽可人。不管今天结果怎样,总得给自己留个清洁的环境吧。东子沉下心,象第一天来到时一样,重新打扫起房间来。无意间打开梳妆台的抽屉,东子发现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明,看来你不想回到我身边了,我恨你。纸条最后没有落款,笔迹很凌乱,显然书写者心情非常糟糕。没容细想,一阵浓浓的睡意袭来,东子趴在梳妆台前沉沉地睡去。

突然卫生间传来一阵踏踏的响声,近一点时停了一下,随后卫生间的门徐徐拉开,踏踏声逼近卧室。东子惊醒了,想起身开灯,却浑身无力,一点也动不了。夜正深,暗淡的月光下,东子只能看出模糊的影子,踏踏声更近了,带来一股阴冷的气流。高跟鞋!东子一下子想出声音的来源,不禁吓得汗毛倒竖浑身瑟瑟发抖。 
  评论这张
 
阅读(2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