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扫叶子和花若叶

 
 
 

日志

 
 

寡妇门前(二)  

2006-08-18 08:59: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庄稼人说:夏老虎不咬人秋老虎咬人,没尝过滋味的人不知道,蹲在果树地里胳膊被树枝一下下刮拉着,就好像给老虎尾巴抽过一样又痒又疼。

 

“哎,老李啊,要不先歇会,等太阳过了再打。”王寡妇在后面停住喷雾器。“不用不用,就趁热打上效果才好,药干得快。再说了,你一个半劳力都没歇,我个整劳力歇了怪丢人的。”老李前面一刻不停的挥舞着喷杆:“哎,快点打,我这儿快没气了。”“哈哈,行啊,你没气我帮你多打点。”王寡妇差点笑岔了气,连按两下都没按动,正好有阵凉风吹过,她干脆放开手,抬起头来整理了一下散乱头发,大声说:“这风,真好。”“嗯,是挺好,把药都吹到俺身上了。”老李也停下来摇着草帽说:“再用个十分二十分钟的就打到头了。”“哪有那么快?”“嫂子你的气足啊。”“哈哈,你就贫吧你。”树叶和着王寡妇的嗓门哗哗响,好像也在笑。

 

“哎,大嫂,要不要帮忙啊。”二赖子打远处走过来:“哟,老李大哥也在啊。”“不用啦,你来得真是时候,咱们只剩最后一点了。”“哦,那下回吧,俺先喝点水。”二赖子自说自话地拿起田天的水壶,仰起脖子咕咚咕咚罐下去一大半,满足地抹了抹了抹腮帮子。“呸,你个小兔崽子,咱们干了半天都没舍得多喝。”王寡妇恨恨地啐了一口,二赖子只当没听到,嘻皮笑脸的说了句:“行啊,反正也帮不上啥忙俺先走了。”便一摇一晃的往村口方向去了。

 

小驴车栽了一堆枯树烂叶,晃晃悠悠走在布满车辙的黄土路上,昨天的雨来得快走得更快,只有车轮偶尔碾过的虫子们证明它来过,这些可怜鬼的命不过一场雨的功夫,再过几辆车,恐怕连身子都变成土了。

 

“老李,你这头毛驴也该处理了,人家都笑话了,现在哪还有用这个的?”“嗯,它是老了没劲了,当初俺从山西带它回来那会,它还是个驴娃娃呢。”老李瓮声瓮气的说:“唉,其实早该处理了,可这么多年下来多少也有点感情了,总有点舍不得。”“老李,嫂子倒是问你,你这些年就没想着张罗个媳妇?”“唉,就俺这条件这岁数还跟着搀和啥呀,前些年在外头没顾上,到如今啊,也不敢多想了。哎,嫂子啊,怎么说着说着驴说我身上来了。”“别打叉,嫂子跟你说正经的呢,你身强力壮的模样也不差,怎么会找不着?要不,赶明儿嫂子就帮你张罗一个。”“哈哈,行啊,就挑嫂子你这样的找吧。”“去你的,俺一个老婆子还有的挑?”“你不也挺好的嘛,咋不先想法子给自己张罗一个。”“俺哪,俺也不敢多想,能看好明辉这孩子就行了。”“多少...多少也得替自个想想吧。”

 

话没了,老李给驴身上加了一鞭,背影在王寡妇的眼睛里越发晃得厉害,有一阵,她失了神:这背影咋越来越熟悉了呢?

  评论这张
 
阅读(38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