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扫叶子和花若叶

 
 
 

日志

 
 

同居时代  

2006-08-13 18:03:30|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求合租

求合租

地址 浦东新区近南浦大桥由由小区786弄33号102室
房型 两室一厅一卫<豪华装修>
交通 四通八达,一部车直奔陆家嘴,徐家汇,外滩等繁华地带,方便
现住 青年男子,本科毕业,外企职员,健康开朗,无不良嗜好
要求 合租者大专以上学历,有正当职业,健康开朗,无不良嗜好
价格 600元
联系
hushuo@163.com

我悠闲地吸口烟,仔细检查一遍,按了“发表”。一个人潇洒了半年,终究无法承受每月1200元房租的巨大压力。现在上海的房屋行情真让人看不懂,明明报纸杂志上说到顶了到顶了,却一个劲地往上窜,我大致推算了一下,这两年存的那点可怜的积蓄还不够房屋涨价差额,换言之,这两年我的收获只是从23长到25。同时,房价发飙,房租跟着水涨船高。前两天,房东特地过来说要涨房租,要不是我书面资料准备充分,加之大学辩论赛上练出来的三寸不烂之舌,房租现在已是1400元。尽管如此,深谋远虑的我还是清醒地认识到,长此以往,自己勉强可以糊口,老婆孩子肯定要泡汤。我不着急个人问题,但觉得人生的某些阶段早晚是要经历的,否则不完整。因此,我求合租。


二 初见面

“妈的,还想不想叫人活了,这么早就来收电费。”我咕咕囔囔地骂着爬起来,牙不刷脸不洗,睡眼朦胧地去开门,对他们不需要什么形象。

“哇,这么高。”一个小女孩夸张地向后跳开,显然不是收电费的。“你是……”我给“惊醒”了,发现门口她身后还跟着两个大包。“我是桃子,北京人,来合租的,你叫什么名字?”“桃子?我是鸭梨。你跟我合租?不会吧?”我瞪大了眼睛。她给我逗笑了,“怎么,怕我吃了你啊?你又没注明要求对方是男的。鸭梨先生,让我进去好不好?走了这么远的路,累都累死了。”“哎--”“哎什么呀,帮我把包拎进来好吗?鸭梨先生。”“我叫叶枫。”我可不想把自己的幽默变成她的把柄。“哇,这就是你说的豪华装修啊,啧啧。”她看看屋子,看看我,大眼睛忽闪忽闪。“恩,这个,怎么说呢?相对于600元的价格来说,装修还算豪华。”我边说边偷偷地把烟缸往角落里塞。“这么说来,你的学历啊,嗜好啊,还有交通状况之类的也值得商榷吧。”桃子咄咄逼人。“啊,对,除了学历职业没有水分外,交通状况需要乘二,就是一部车改两部车,另外,我抽烟。你看。”我横下心,把烟熏牙齿疵给她看,反正也没想跟女孩子合租,太不方便。“怪不得我来的时候找不到直达的公交车,幸好早有心理准备。你牙齿是吃药吃的吧,我也抽烟,怎么就不黑呢。你看。”她亮出雪白贝壳般的牙齿,羞得我脸红。“虽然差了点,总算有地方住了。”桃子往沙发里一靠,不负责任地看着我把两个大包拎进来,这么重,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弄过来的。

“你不会真想住这儿吧?”我还是将信将疑。“当然,我还没正式决定,不过,今天哪里也不想去了。”桃子甚至悠闲地点了支烟,害得我赶紧把藏好的烟缸又拿出来。烟是七星,她抽得很陶醉,偶尔欣赏一下自己白皙修长手指,仿佛呆在旁边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的我根本不存在。

这抽烟的小女孩真得要住这儿吗?回到房间,我还是没回过神来,突然又觉得无趣得很,对着镜子挤眉弄眼,却找不到一点或哭或笑的理由。

咚咚咚,“我可以参观一下你的房间吗?”“不行!”我紧张得跳起来,小心得打开一条仅仅能露出一只眼睛的门缝,“啊,我房间比较乱,还没准备好接客,下次吧。”我低声下气地告饶。

仅仅用一个乱字修饰我的房间实在是谦虚过头了,除了桌子和床在它们该在的位置,其他东西,如衣服,袜子,书等,集体居无定所,处于无政府状态。周末,若不睡觉,我都是在这一大堆垃圾中上网,我坦白地告诉网友自己住的地方犹如狗窝。可现在,不整理看来过不下去了。

当我抱着脏衣服,偷偷溜出房间准备去洗的时候,一身轻装的桃子凑巧拿着拖把出来,她不怀好意地瞄了一眼,鼻子皱起来,装模作样地咳了一声。

我做贼般地躲近洗手间,垂头丧气地想,今后,麻烦多了。


三 了解

“啊,你居然是离家出走?”一大早,桃子又把我吓着了。“恩,刚才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她轻轻地嘀咕着。“这怎么行?你爸妈不担心死才怪,哪天追到这里还不告我个拐卖幼女啊。”我有点莫名的类似复仇的快感。“你只有一条路,赶快给家里打个电话,然后整理东西回你的北京去。”我开始摆出家长姿态。

“我出来时早就想好了,就是死也得死在外面。你不就是急着赶我走吗?我走就是了。”桃子赌气把手里的绒毛熊甩到床上,转身开始收拾东西。她肩膀抽动着,大颗大颗的泪珠直往床单上落。我的姑奶奶,这可比什么雷阵雨来得都快,我一下子守不住阵脚,飞快地活动着脑细胞想对策。

“桃子,我只是想帮帮你,可没赶你走的意思。你看哈,你一来,这屋子干净多了,有点象人住的地方了。本来呢,你要是不来,我还估摸着只有狗肯跟我合租呢。”“去你的,还来骂我。”桃子笑里还带着哭腔。“哪敢啊,现在我倒担心以后跟你一起出去的时候,别人会问你,小姐,您溜狗啊。”我赶紧趁热打铁,把自己也出卖了。哈哈哈,桃子终于憋不住,笑倒在床上,眼泪还在腮边颤颤的。

“嗨,唯女人和小人难养也。”我丢了一句话就脚底抹油溜了出来,再呆下去指不定又出什么乱子。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