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扫叶子和花若叶

 
 
 

日志

 
 

当年春节  

2006-08-13 18:30:47|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鞭炮响起时,电脑显示23’50,再过10分钟,时间就将迈入2003年。


已经是一个人的第五个春节了,从大三开始到现在就没有回去过。朋友经常劝我,还要提供免费机票,被我婉言谢绝了。于是,他们说是不是在农村订了娃娃亲,要不就是在上海有了女朋友,我也只是一笑置之。其实,我有一个和睦民主的家庭,大家都很想我,爱我。不回去的原因,想来想去,还是因为自己吧,从小学五年级在外读书到现在, 感觉始终象浮萍一样,飘来飘去,有没有归属的失落,也有毫无羁绊的放纵,不是哪个胜过了哪个,而是习惯了。只考虑自己的感受,不为父母家人多想,习惯这个借口一直包庇着我的自私。


放假期间,很少约朋友出来玩,从来不到外地旅游,总是闷在屋里看看电视,上上网。身体好些的时候,就一根接一根的抽烟,直到每天半夜咳嗽不止,呼吸困难,只能披着外套熬过下半夜。于是,痛苦战胜了烟瘾,戒烟就毫不费力气了,但是,半个月下来,痛苦消失,体力恢复后,香烟就又顺利的爬上嘴角,另一个循环开始了。好了伤疤忘了疼说的一点也没错,或许真的要到健康真正失去的时候,才唉叹失去后才懂得珍惜吧。


02年里我哭过两次。第一次是在看电视时,镜头里出现一条蜿蜒的土路,两边有残雪,衰草随风瑟瑟的抖,这是何等熟悉的画面呀,仿佛就是从家里到舅舅家的那段,每年春节期间,我都会骑着摩托车来回路过这里,泪水无声的迷离了我的双眼。另一次就是听到奶奶去世的消息时,妈妈在电话那头说,人老了,也没有办法,你别想的太多。因为早就有预感,我心里还是很平静,但不知为什么,突然就失声痛哭。挂上电话,眼前一直有奶奶的影子,在初中到高中的三,四年中,每天中午我都在奶奶那里吃饭,因为很挑食,奶奶很费心的既考虑到我的喜好,又考虑到营养,总是准时做好饭等我一起吃,就算有时我不回来,她也多做些,说是怕我改变注意,来不及做,那时她已经70多了。每当想起奶奶做的饭的味道,我总是鼻子酸酸的。


今天下午从公司回来,先到超市买了点吃的喝的,最近几年一直是这样。然后,回家里上网,象我一样的人很少,所以没有什么好玩的。5’00时,跑到门口买了点熟食回来当年夜饭添饱了肚皮,继续上网,春节联欢晚会也是要等白天看的。虽然是阴天, 却丝毫不能冲淡四周零星的鞭炮和隔壁吃饭的热闹点缀着的节日的气氛,而我也在啪啪的敲着键盘,就当这是我放的鞭炮吧。
鞭炮声骤然密集起来,电脑显示马上就到辞旧迎新的最后时刻了,我却突然感到非常困,于是,关上电脑,钻进被窝,一阵嘶心裂肺的咳嗽让我蜷成了大虾米,也许这咳嗽从02年进行到了03年吧,我沉沉的睡了过去。


鞭炮再响起时—新春第二篇

鞭炮再响起时,我从沉睡中惊醒,揉着眼睛坐起来,象征性的咳嗽了几声。荧光屏发出幽幽的白光,做起了电灯的职业。天已经暗了下来,时间走到了19’30。只记得中午醒过来,给家里打了个电话,侄女向我问好,妈妈说只去过五奶奶那里拜过年。现在想来,实际上妈妈也已经做奶奶了,应该是其他人给妈妈拜年的时候了。


床下一片狼籍,臭袜子, 衬衫盒,开心果壳,面包袋,均匀的分布着,象地毯。我皱了皱眉头,突然觉得有些疼痛,光着脚下去,照了下镜子,除了脸色比平时白些,没有任何异常,但是显然在平静的皮肤下面,白细胞正在为捍卫领土,前赴后继,浴血奋战,而这又使我联想到了钓鱼岛事件。于是,为了表彰春节期间奋斗的白细胞,我决定出去吃饭。匆匆忙忙的刷牙,洗脸,梳头,然后走出房门,心里还在嘀咕,奇怪,平时老觉得特有个性,不会在乎周围任何人的目光,一到出门时却总是忘不了要打扮。
正是吃晚饭的时候,鞭炮声也来的很急,路上,偶尔能遇上一家人开心的谈话,突然也受到了感染,心想,大年夜是全国的节日,初一是我自己的节日。常去的小商店里,又象平时一样,聚集了几个人斗地主,看到这些,我不禁又有些迷惑,究竟什么是幸福呢?是每天西装革履加班到深夜, 每月拿上万元工资却没有时间幸福呢?还是刚好能够满足温饱,却能够轻轻松松每天花几个小时玩两,三块的斗地主幸福?其实人真的很无奈,有时间的时候,没有钱,有了钱的时候,又没有时间,等到真的有了时间又有了钱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不想再做什么了。


昨天买饭的地方休业了,但是在超市旁边还是找到了吃炒饭的地方。身体不行,就没有喝酒,还是吃的很满足。照例又去超市买了些备用食品,补充昨天的消耗,小姐的态度好象也因为春节的关系,有点让我受宠若惊。外面一点也不冷,虽然只是外套加内衣的奇怪打扮,却也感觉温温的,也许再过几天,春天就来了吧。


回到家里,先泡了杯豆奶,把咳嗽药吃了。手机里进来一堆熟悉的,不熟悉的短消息,写了一半回信,突然泄了气,算了,等见面再打招呼吧。


然后,一个人呆坐着,什么都不想,头顶的节能灯,发出均匀的响声,却可能没有带动我几个脑细胞。终于,一个念头浮上来,也许现在用仪器测试的话,自己的脑电波大概是一条直线吧?转而一想,也许脑子不动的时候,仪器测出的脑电波本身就不是直线,而是波浪线,于是,两个观点就在我的脑袋里面展开了激战。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