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扫叶子和花若叶

 
 
 

日志

 
 

《我日你》二  

2006-02-28 22:06:17|  分类: 乱弹广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么胡思乱想着,就到了老李家门口。这是个新式的门楼,从头到脚都贴着碎花瓷砖,两侧有副对联“江山千古秀,祖国万年春。”红漆的大门敞着,走道墙上也贴满瓷砖,却是幅松鹤延年图。见我作贼似的东张西望,王媒婆板起脸拧了我一把:“别贼眼溜溜的,呆会可得精神点,指不定明年开春这儿就是你家了。”草,电影演得都没这么快,我把抄在袖子里的手放下来,心里却涌起一阵说不出的感觉,也许这样的家不应该属于我。

我生命的五分之四在自卑中度过,随时随地都会冒出这种情绪。小时候攥在手里的点心经常给堂兄弟抢走,奶奶护都护不住。“你个头这么大,怎么还会给人家抢去?”奶奶痛心的抱怨着。“我不要。”我梗着脖子立在被抢现场,汗津津的小手漏下一点点粉末。然后,奶奶就落泪了。我有时想,遗传也不是必然的,不然我爹怎么一点都不象奶奶呢。这个世界上唯一爱我的人是奶奶,她用佝偻的身躯努力维护着不争气的孙子,直到最后都没合上眼。

奶奶走的那天,太阳很大很暖。我正坐在初三二班的最后一排,透过阳光搭起的帘子眯着眼睛看前面女生的背影,她是邻村老李家的女儿,名叫翠儿。那时我的心暖暖的,仿佛泡在镇上的澡堂里,我傻傻的琢磨着,这么多一样大的女娃,为啥只有她发育这么好?老叔闷头闯进来,惊起一阵尖叫。我诧异于他少有的壮举,什么都没来得及说就被拖出了教室。老叔的手那么大力,我的手腕肯定被攥青了。我想一定有什么大事,但还有心情回头望望,窗户里果然有个我期待的关注的眼神,我以为王二再糟糕的事情都经历过,没什么大不了。

“奶奶死了。”老叔低着头。“啊?”我觉得没听清。“奶奶死了。”老叔抬起头,眼睛红红的。一刹那,我身上的温度仿佛被空气吸光了,大太阳地打起了摆子。“不会的,不会的,奶奶,奶奶早上还给我做饭的,奶奶早上还给我做饭的。”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去的,不知道奶奶是怎么下葬的,甚至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生活。我只记得奶奶的眼睛还微微睁着,她有太多放心不下的东西,可这也没多挽留她片刻。从此我再也见不到奶奶了。

奶奶带走了我的学业,她一定想亲眼看着我读完初中读高中,读完高中读大学,否则在世时也不会为这跟婶子吵翻了。听东子说,婶子在背地里说:老太太还硬要供王二读书,他哪儿是读书的料,老母鸡怎么能变成鸭?可怜老太太心疼他一辈子,到头来连一滴眼泪都没捞着。她怕我整她俩宝贝儿子,不敢在我面前说,老叔是她的出气筒,四十来岁的人愣是给弄得白了头发。因此,我认为婚姻多数是悲剧,这次如果不是李翠儿,我是断断不会来的。

  评论这张
 
阅读(77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