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扫叶子和花若叶

 
 
 

日志

 
 

失贞记-我刻骨铭心的初体验  

2006-11-05 17:44: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十月衰透了,感冒还没好利落,大便赶着带血了,跟来大姨妈似的,一滴滴触目惊心。我一向讳疾忌医,与世代悬壶的家庭背景对着干,我的理论基础是小病不用看,大病看了也没用。这回实在没办法,老跟来大姨妈似的多逊啊。无奈只得去医院申请了两包硫酸镁,回来等着泻净肠子做肠镜。

  检查头天不能吃含纤维素的食物,中午面包晚上馒头,啃得我两眼翻白粉。检查当天更狠,除了泻药和水啥都不能吃,一上午就在厕所和床之间折返跑,比男足训练的强度还大。这些纯肉体上的折磨倒也罢了,最令我痛心的是苦守三十寒暑至今如玉无暇的屁屁即将交付于一台机器,并于某些陌生人裸眼睽睽下失贞于一旦!

  在忧伤、愤懑、羞惭和彷徨组成的复杂情绪中,我随着十几个男女进入待检区。“都换这种裤子,内裤也要脱掉,只能留这一条。”小护士若无其事地指挥着,好像在说,我们这儿只有大饼油条,不提供蛋炒饭。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我们赶紧做贼似的躲进洗手间,换那条大概是旧床单改做的裤子。再出来时感觉两条腿凉飕飕的,大腿因没穿内裤凉,小腿因裤子短凉。偷眼看看其他人,忽然又觉得特别搞笑,尽管看起来个个一本正经,其实没有一个穿内裤的,不管是男是女,在公共场合恐怕还从没这么真空过吧。

  陆续有人进去,检查,捂着肚子出来,前后大都在10到20分钟之间。有两个女人喜欢追问:怎么样,疼不疼?检查完的人总是回答:有点胀痛,有点难受,还能忍,没事。面对同的样处境,大家同仇敌忾互相抚慰,折射出不少人性的光辉来。

  等了好久,我总算被叫到名字。进去一看,吓了一跳,那个小间里竟有五个医务人员,而且其中四个是女的。“啊,还挺热闹的哈。”我讪讪的说着,试图缓解尴尬情绪。“躺上来,侧着,臀部朝这边。”女医生口气不乏温和地说,好像根本没听到我的话,我觉得这温和不过是表面的,职业的,机械的,并且带有相当欺骗性的。躺下后女医生把一片床单盖在我屁股上说:“裤子脱到臀部下。”我羞答答地照做了。女医生又说:“腿屈起来,臀部再往后一点。”我完全想象得出这个屈辱的样子—一个最适合鸡奸的造型,却只能闭着眼睛照做。过了几秒钟,屁股中心突然被粗鲁地戳了一下,凉飕飕的。女医生说:“好了,可以开始了。”,这时我反而放松了些,心想:反正要来,早来早超脱。

  随后一阵涨涨的感觉自下而起,慢慢化成一条蜿蜒肠道的蛇。开始我还有兴致看旁边电脑上显示的图片,突然感到一阵疼痛,不由得哎哟了一声。“没事,别紧张,放松一点。”女医生一边稳住我,一边继续往里插管(想象)。电脑里的图片不停地变幻着,有点象windows播放器。我忍了一段又叫啊哟,明显感觉到管子已经很接近胃袋了。“哎,马上就好了,还剩最后一个弯。”看电脑的女医生也回过头安慰我,她笑的样子仿佛很好看,于是疼痛大减,直到最后结束我再没吭声。

  “无内外痔,一切正常。”看电脑的女医生大声说,“哦,这么说真没事啦?”我提着裤子站起来,“嗯,没事。”她笑。“那,那我的屁股不是白给你们看了吗?”我故作失望。“嗨,谁要看你的屁股?我们也不想看。”“每天屁股见得多啦,才不要看呢。”后面两个女医生起哄,看电脑的女医生笑着说:“这有什么不好意思,反正大家也不认识。”“哦,其实没事,就算认识看看屁股也没什么。”我笑着出了门。

  十月,屁屁失贞于几位年轻女医生,虽失犹荣,还好,还好。
  评论这张
 
阅读(148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