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扫叶子和花若叶

 
 
 

日志

 
 

沫色  

2005-10-23 18:08:51|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坪,是一个小镇。
 南坪山,是一座不大不小的山。
 不知道,先有了镇,还是先有了山。
 现在,我在南坪山,居住。

 从小弟到大哥,生活和我,谁的选择?
 英雄不问出处,我,其实是,不知道自己的出处。

 懂事开始,没有父母,只有大哥。
 后来,喝酒,杀人,玩女人,他都带着我。
 大哥只有一个嗜好,喜欢数自己身上的伤疤,象枫叶的浮雕,这是他的勋章。
 现在,他的嗜好变成我的嗜好,他的枫叶变成我的枫叶。

 女人如衣服,兄弟是手足,即便烂醉的时候,大哥也不会讲错。
 不过,有一个女人除外,沫色除外。
 一个小女人,一个让大哥发呆的女人,一个让我知道什么是女人的女人。
 她一抬眼,世界没有了颜色。
 那天,天很蓝,太阳很大,
 没有理由,目送她走,带着不菲的细软,拉长了所有的目光。
 她是团练的女儿,乡团是我们的死敌。

 晚上,喝酒,大哥醉了,我醉了。
 山上的月亮,从此,成了一面镜子,大哥望望,我望望。

 为了去看她,大哥被乡团抓住,砍了头,吊在老城墙头,没闭眼睛。
 一个人,两把枪,三更天,用团练夫妇的血祭奠了大哥,背回了沫色。
 乡团作鸟兽散,我做了大哥。

 在我脸上,沫色给了两记耳光,
 在我头上,沫色摔碎了三只大碗,
 在我手上,沫色咬去了一块肉,
 我陪了她三天三夜,直到,她累了,蜷在墙脚,沉沉睡去,象一只受伤的猫。

 沫色病了,脸色潮红,甚至没有力气凝聚仇恨的目光。
 我呢,形神槁枯,胡须杂生,病在心里。
 一次次,逼她吃饭,喝药,终于,她稳定下来,合上了眼睛。
 而我,也睡死过去。
 梦里,南坪山上,开满无名野花,一只美丽的蝴蝶在香气里舞来舞去,想靠近,却始终不能。

 不知多久,一个响声惊醒了我,
 匕首在脚下,沫色望着我,泪光点点。

 我拾起匕首,一只手放在桌子上,猛然钉了下去。
 他们是你父母,大哥是我父母。
 蓦然,沫色泪水滂沱。

 天气好些时,扶她坐在山脊。
 秋天,叶子开始落了,脚下传来幽幽香气,
 无名野花,她眼睛亮了,
 对,无名野花,我出神的望着她,
 山风出来,白衣轻扬,也有一阵香气。

 山寨没落了,有兄弟离开。
 镇上又拉起了乡团,听说正在加紧训练。
 不久,确切消息说,乡团就要进山了。
 最后一片枫叶落下的时候,山上只剩下沫色和我。

 聚义堂冷冷清清,关二爷的画像垂下一角,随着风刮着墙壁,发出沙沙的声响。
 沫色和我对坐着,从天亮到天黑。
 你,不走吗?
 我,陪着你。
 沫色苍白的脸上腾起两朵红云,双眸中的湖水变的深深的,深深的。
 那夜,有了一个温馨的梦。

 天亮的时候,沫色躺在我怀里,安祥的闭着眼睛。
 洁白的衣裙,盛开了鲜红的牡丹。

 不能杀了你,不能拒绝你,我······

 乡团上来了,山寨空荡荡的。

 远处,一个人,一座坟,半坡枯萎的无名野花,恍惚间有蝴蝶飞舞。。。。。。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