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扫叶子和花若叶

 
 
 

日志

 
 

从美国教父到中国社会  

2005-10-23 18:06:07|  分类: 乱弹广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正义缺乏绝对的力量或绝对的说服力,当律法无法解决根本问题的时候,唯一的出路是教父。教父是一个人,是一个家族,也是一个严密组织的代名词。他自立于社会,不拘泥律法,更注重义理和个体利益。他希望完全掌握自我命运,但在生与死的边缘,有时只能无奈地选择“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自救之路。尽管部分地承担着白的角色,社会给教父的定义始终是黑,这是一个黑白无法纯粹的时代的悲哀,也是软体人类存活于刚性律法下的最大的不幸。

“我死后哪怕洪水滔天”,任何势力只要大到一定程度,都会在程序上做出自私的倾斜,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终究是庶民心中的乌托邦桃花源。如果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那么彼时的魔已经成道,因为他已经控制了全局,完全可以宣布自己是道。试设想一下,假如二战胜负颠倒,那么世界自然会进入另一个轮回,后世所谓的正邪依然摆脱不了胜者为王败者寇的古训。社会再发展再文明,还是走不出弱肉强食优胜劣汰的自然竞争法则,残酷与不公将继续存在,直至洪水滔天。也正因为这样,教父也将继续存在,相比律法他更适做一部分人的权利代表。

暂且放下两面三刀的说法,遵循存在就是合理的教导继续讨论下去。美国律法如此严谨尚且有教父存在的空间,那在中国社会教父生存的空间岂不是更加广阔?然而在本人认知的范围内,整个中国成千上万个黑社会组织中还没有哪个头目哪个组织有资格称得上教父,为什么教父无法美为中用呢?撇开名白实黑的东西不谈,我想主要是因为美国法律刚性强相对严谨,中国律法弹性有余严谨不足。

作为当代最健全的法制国家之一,美国把律法规定的很驴,从立案到每个程序的执行只能直来直去。比如辛普森的案子,尽管全世界都确信他杀了人,但一双手套的取证疏忽却推翻了如山铁证,只要擦干净沾满鲜血的手,它就是干净的,这就是美国的律法。教父也是如此,在严密的组织纪律和强大的律师后援支持下,愣是从美国法律的百密一疏里杀出一大片天空,他的后盾很坚实,就是美联邦法律。不具备上述条件的小帮小派要么投靠教父,要么只能作鸟兽散,别无他途。律法不严谨是专政集权的通病,中国律法目前存在太多的盲点,但也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执法才可以带上强烈的主观倾向性,维护当权者利益,当黑势力“功高震主”时,任你组织再严密手脚再干净,都可以在没有充分律法依据的前提下先雷厉风行地铲平,后指挥媒体扣帽子列罪状疏导民意。小打小闹成不了教父,这个毋庸置疑。

不过中国式的小打小闹破坏力不容小觑,有必要单列出来多说几句。最近网络上流传着不少消息,警告在某些地方不要拿手机打电话,不要用小摊固定电话,不要买任何东西,不要松开带小孩子的手,不要座黑出租车,见到拿针筒的人要赶紧抱头鼠窜等等。昨天跟朋友吃饭时也谈到中国社会的现状,他们的说法更恐怖,广州平均每24分钟发生一次抢劫,砍手党飞车党骗子团人多势众,朋友夸张地形容说广州火车站出来1.5公里内除了乘客就是坏蛋。如是种种,让人毛骨悚然惶惶不安。尽管这些消息里面有不少以讹传讹的成分,但想想正规媒体的众多报道,想想自己所住地区飞扬拔扈的新疆盗窃团伙,无论如何都不能说服自己同意春节联欢晚会提出的盛世大联欢论调。

新奥尔良因为一场飓风变成人间地狱,中国社会也在经历一场更大规模的飓风--改革。改革大张旗鼓地提出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但没有特别强调怎么富起来富到什么程度。在一个时间点上,整个国家的财富是有限的,当少数人手里集中了过多财富的时候,必定有一部分人的生活难以为继,当少数人手里的巨额财富来路不正当却在被宣传为社会的楷模的时候,必定会让很多人藐视道德和律法,把劫富济贫当成自然而然的正义。失去了生存的保障,失去了道德标准和律法约束,社会自然动荡不安,人心自然冷漠乖张。几十年前的日本同样经历了这样一段时期,在经济高速发展的过程中,社会贫富差距过于悬殊,挣扎于生活线以下的人为了生存只能奋起抗争,因为他们已经被社会降低到了动物的等级,只能本能地遵循丛林生存法则。

我们的政府有没有钱?有。少了日本的经济援助,不是照样可以捐助印尼支援美国吗?既然这样,为什么不肯在国内的教育事业和社会保障体系加大投入呢?难道树立政治大国的形象比民生问题还要重要吗?“攘外必先安内”,我们可不能一直把它当成反面教材,其实它的本意就是: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说到政府,我又想起“人民公仆”这个很久没看到的词语,这么好的词语为什么没人用了?据说有人做过调查,美国的行政费用大约占财政收入的12%左右,而中国的行政费用高达财政收入的70%以上,这样看来“人民公仆”这个词语早已名不副实,不用也罢了。

罗嗦了这么多其实是想说改革的大方针是好的,最近提出的减免农民税收减免义务教育费用调整个人所得税等许多具体的改革方案也都是好的(不包括医保改革),但无法贯彻到底的改革将带来无可估量的反面作用。每每想到这里我总是特别怀念教父,我希望我们的胡教父能对那些对改革从中作梗的人冷冷地酷酷地说一句:我会开出你无法拒绝的条件。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