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扫叶子和花若叶

 
 
 

日志

 
 

此去经年  

2005-10-23 18:03:56|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前流氓生涯】
我们那里的学前班叫育红班,一派文革风貌.老师姓曲,是个年轻漂亮的大姑娘.她跟我爸爸医务室对面爷爷家的女儿是好朋友,有段时间跟另外一个姑娘一起住在大伯家.那时我还不到上学年龄,爸爸妈妈很忙,也把我寄放在那里.天晚了,爸爸妈妈来接我,我哭着闹着不愿回去,要跟姑姑们睡一起.大家都说,你羞不羞,要跟人家大姑娘睡一起.我说,不羞不羞,我就要跟姑姑睡一起.大家又说,跟大姑娘一起睡觉会掉脚趾甲,我说,不怕,掉了就掉了.十足一副小色狼嘴脸.

【春风得意育红班】
到了上育红班的年纪,因为生日小,妈妈特地跟曲姑姑商量了一下,才被批准跟其他同岁小朋友一起入学.学校在村子东面,房子怎么样,校园怎样都记不清楚了,只知道课桌和座位都是泥台子,一起上班的还有一年纪的大学生.育红班的题目就是怎么玩,怎么唱儿歌,一年纪才教加减法,那些简单的题目妈妈早就教过我,用心算就能算出来.有时总数超过10,一年级学生扒拉完手指头,曲姑姑让他连脚指头一起算,可他不会手脚互搏,怎么都算不清楚,曲姑姑就说,我们叫个育红班的小同学算算看,好吧.那就是叫我,我神气地站起来,运足五六年的功力,朗声报出早已算出的答案,结果自然又一次震慑了全场.

【一二一】
育红班刚上好,曲姑姑就结了婚,不再教我了,这对我是个不小的打击.新换的老师姓马,年纪稍大一些,长得慈眉善目,最受全小学学生欢迎.我对她的喜欢是小辈对长辈的那种,比对曲姑姑的喜欢更纯洁.但我总觉得提不起精神,何况一年纪的题目也都会了,于是整天想找人说话.没办法,马老师只好把我这个一年纪班长送到了二年纪.有了新的学习内容,总算安稳了些.可惜好景不长,因为跟二年纪的捣蛋学生出去抓蛇不上课,我又被刺配回一年纪,重新操起班长的老本行.这来回一折腾,我的心态愈发不好,以至马老师经常跑到我妈妈那里告状,你看这孩子,虽然每次都考一百分,但是字写得跟乱草一样.不过她还说了句能让我虚心接受的话,你们家孩子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一个.

【上阵姐弟兵】
这段时间,我参加过一场激烈的战斗,战斗的双方是一个五年级的女学生和我四年级的姐姐二年级的哥哥.当时是课间休息,我正拿着无意间拣到的玉米棒在教室前面晃悠,有朋友告诉说,快点,那边你哥哥姐姐正和人打架呢.我赶紧跑过去,推开人堆,见姐姐和那女孩子扭在一起,哥哥抱着那女孩子的腿.姐姐见我不动,叫了声快点打她.我就象听到命令的机器人一样,冲上去用玉米棒没头没脑地砸.战斗最终不分胜负,因为四个人都哭了.后来给老师一起叫到办公室批评时,我懵懵懂懂什么都没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参与进去了,不知道自己代表的是正义还是邪恶,也不知道自己明明没被打到为什么会哭.

【遭遇贪污】
二三年级的记忆格严重缺失,只记得两个女老师常跟各自老公打架,都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其中有个老师经常算错数学题目,不止一次给我当众指出.所幸她不怎么计较,还让我参加乡里的智力竞赛,结果得了全乡第二名,老师受到表扬,还带了个一百页厚的本子,说是乡里发的奖品,奇怪的是牛皮纸封面上什么都没写.不过我已经很开心了,要知道那时我们根本没多少纸张用,演算都是用塑料纸夹黄油的演算本,算完数字记下来,然后一扯,抹平了重新来.

后来,有同学告诉我,乡里发的是个语录皮本子,上面写着我的名字,不过是老师自个在用.哦,是吗?我心不在焉地听着,语录皮本固然更好,一百页的牛皮纸本也不错啊.遭遇贪污,居然一点都没生气.

【初解人情世故】
四年级换了个姓吴的男老师,他是我们小学唯一的男人,也算是校长.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他的喉结,每次上班的时候,除了听课就是看他的大喉结上上下下,跟三菱电梯一样很享受.奇怪的是,我从来没研究过其他男人的喉结,只对他的感兴趣,也许是因为它最大最突出的原因吧.看多了有时会摸摸自己的脖子,总是平平无奇,不禁感觉索然无味又惆怅不已.

我还是次次考第一,甚至把课本后的生字表倒背如流.意外的是他居然不选我去参加县里组织的智力竞赛,我的自信心第一次受到了打击,难道他不知道我准备了那么长时间吗?参加比赛的学生回来了,都没得什么奖,我问有什么题目,他们说有一道题目很难,说是一个老师只认识1234567,问是什么老师.我说嗨,这么简单,不就是音乐老师嘛.由此愈加郁闷,去问那男人,为什么不让我参加智力竞赛,他说每次都让你去,这次也该给别人机会了.

我还是想不通,回家问爸爸妈妈,为什么不让我参加智力竞赛,我比他们学习好,那些题目我都会,为什么要给别人机会不给我机会.爸爸妈妈说不要紧,这次不参加下次还可以参加啊.终究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头,我折返回来,偷听了爸爸妈妈的对话.妈妈说,肯定是因为医务室承包的事,爸爸说大概是吧,不过这也没什么.以前爸爸是医生,吴老师的老婆是护士,后来承包的时候,他家也想承包,可村委会认为爸爸更合适,就让爸爸承包了.

怪不得,怪不得,我一下子想通了,自己老婆医术比不过我爸爸,承包不到医务室拿我撒气,有什么了不起?学生拿不到奖,县里不表扬他,活该!反正我还是第一名,怎么着吧?

【结拜兄弟,此去经年】
还是在四年级的时候,武侠片和武侠小说纵横大江南北,也影响到了小村的孩子们.我第一次读到金庸的天龙八部,顿时惊为天书,把曾经痴迷的小人书全部打如冷宫.其他同学也从武侠片中吸取了很多营养,有几个甚至约着同伴偷偷跑出去,说要去嵩山少林寺学习武功,结果自然没成,一个个面黄肌瘦的,给爸爸妈妈逮捕归校.

村里小学的最高级别就是四年级,考上五年级的要到外村读书,考不上的只能在家里干农活.升学前不久的一个傍晚,太阳已经西下,火红的晚霞慢慢变浅,陆续有灯光在村里亮起来.我们几个要好的同学做完家庭作业,都不走也不说话,第一次感受到了即将到来的离别.

不知道谁提议,我们结拜兄弟吧,其他人顿时活跃起来,大家一起行动,找来几片旧瓦片,用粉笔在上面写道:X年X月X日,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等三男一女结拜为兄弟,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没有香火烧,就直接磕头起誓,然后哥哥兄弟姐妹的互相致意,一切都庄重肃穆,摧人泪下.可这瓦片放哪里呢?我们觉得这不能给爸爸妈妈看,不能给老师看,也不能给其他任何人知道.后来我们在学校附近的一个土质松软的地方挖了个坑,把瓦片埋了进去,约好过些年一起挖出来看.

没过多久,我们都屏不住,想去挖出来看看是否保存完好.结果还没到地方,就发现几片瓦被打碎了,散了一地.大家都很沮丧,逮住正在附近玩耍的小孩审讯了一番,差点把那个不知情的小家伙吓哭了.算了,我们只好互相打气,瓦片不在,友谊长存.

最后我们倒是都考上了五年级,可爸爸妈妈却赶我去外县读书.此后回家再见到兄弟们时,感觉就陌生起来,常常找不到合适的话说。

等到上了大学找了工作,连见一面都难.唉,人要是不长大多好.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