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扫叶子和花若叶

 
 
 

日志

 
 

遥想当年做贼时  

2005-10-23 17:59:26|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偷书

中学里,学到孔乙己的“窃书不能算偷”时,心里颇有些得意,原来儿时的经历还能找到相对照的名人名言。

那时只有七八岁,认识的汉字不多却特别喜欢读书,可惜农村家家穷,到哪里都没有书看。某天中午,从三叔家后面走过,因为房子是顺着山坡造起来的,后窗跟路面一样高,所以一眼就看到靠窗的橱柜上有本落满灰尘的书。宝贝!我的心狂跳不已,见左右没人,仗着瘦瘦的身子越过窗棂,探手勾了出来揣在怀里撒腿奔回家里。

那是本残缺的武侠小说,现在回忆起来或许是粱羽生先生写的。记得里面有两个男主角一个女主角,其中一个男主角姓齐,女主角的名字好象叫小龙女,用的武器是鞭子,另外还有一个武功高强的老坏蛋。情节不外乎老坏蛋行凶做恶,三位少年英雄历尽千辛万苦,最终把他杀死为民除害云云。

那是个美妙的下午,一个懵懂少年通过不十分光彩的手段,些许了解了侠义、爱情和善恶。

等后来有了钱,可以大包小包往家里买书的时候,却没有了当时如饥似渴的热情,看起来,书非偷不能读啊。

二 偷水果

小时候,我们那里农村基本上还保留着自给自足的原始状态,大多数人家只种粮食蔬菜不种水果。偶尔有人在农田或者菜园的边角扔点番茄西瓜或者甜瓜的种子,也不计较什么收成,有最好没也成。真正上规模的只有生产队承包给个体的一片果园,里面有桃子苹果和梨。

我胆子小,最多是跑到人家菜园子里拉泡屎,顺便摸两个白里透红的番茄,胆大的孩子敢到戒备森严的果园作案。他们不带什么作案工具,路边找根棍子挑开荆棘防护墙,钻进去就近采摘,汗衫兜不下了便原路返回,找个隐蔽的地方大快朵颐。要是给看山人发现了,他们就惊呼着四散逃窜,全然顾不上青果子满地乱滚,最远的可以跑出好几里路。实在跑不掉给抓住了,只要嘴巴一裂挤出几滴眼泪来,非但可以化险为夷,往往还能赚几个熟透的果子,不亦乐乎。

当然也有惹出祸事的时候,有一次高年纪一个班的男孩子集体出动,把一片瓜田中只有拳头大的西瓜全部歼灭。瓜农告到学校,学校通知肇事者的家长,家长只能论过认罚,赔尝了部分损失,这次偷瓜的孩子回家可没好果子吃了。不过农村有句俗话叫“生瓜梨枣,谁见谁咬”,对于孩子这点小偷小摸的行为,原告被告一般都不会较真,也不会影响到良好的邻里关系。

现在水果家家有,再没有孩子肯“以身试法”了,但有一点不得不承认,偷来的水果特别甜。

三 偷磁铁

村子附近的山上出产一种白色的石头,因为磨擦时比一般的石头更容易产生火花,大家都叫它火石。夏天晚上电影放映前,一帮孩子常用一休擦地式推着火石呼啸飞驰,比试谁擦出的火花亮。

因为火石粉可以做建筑材料,村里便建了个工厂,把火石磨成粉卖到外地。大概是为了防止石块中的金属杂质影响洁白度,加工过程中有一道过滤程序,用的是比巴掌还大的磁铁。磁铁有神秘的隔山打牛的引力和斥力,没有孩子不喜欢玩。不难想像孩子看到大磁铁的心情,随之发生的偷窃行为也纯属情不自禁,情非得已。

磁铁偷盗工作非常简单,在木棍前端绑根铁丝拗成的钩,隔着窗子伸进去,一勾就是好几块。看看里面剩得不多了,一帮孩子就开始坐地分赃,我虽然没出什么力,也分到两个完整的大磁铁,充分享受了共产主义的好处。本来大家约好都不能拿到学校里玩,但总有孩子憋不住,拿到学校到处显摆,很快事情就败露了。我们的不义之财全部被充公,还给老师当众批评了一通,好在那时侯大伙脸皮够厚,一点也没觉着丢人。

后来石粉厂倒闭,不知道那些曾经的赃物流失到什么地方去了。

四 结论

而今,我已不做贼好多年,回想起来那段生涯只有快乐没有罪恶。

这一切,要感谢亲密无间的伙伴,感谢诲人不倦的老师,感谢淳朴善良的乡亲和生我养我的父母。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