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扫叶子和花若叶

 
 
 

日志

 
 

盱眙二日  

2005-10-23 17:57:07|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离南京两个小时左右的车程,有个地方叫盱眙。盱眙盛产龙虾,每年都会举办全国龙虾节。我们来早了几天,所有筹备工作还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考刚刚结束,我跟爱迪生下榻的地方满目疮痍。走吧,反正只剩下半天,先去明祖陵祭拜一下朱元璋的爷爷和爸爸。

盆爸爸热情地陪我们一起去,他五十岁左右的样子,穿件红色T恤,风度扁扁,想必年轻的时候是个少女杀手。盆说前两天跟他吵架,扬言要断决父女关系,这次回来特意买了件衬衫,缓和一下关系。盆爸爸说买这玩意干啥,草草收了衬衫。我暗笑:他应该是个威严而又深爱着女儿的父亲,表面上不说心里肯定受用得不得了,晚上说不定会拿出来照着镜子搔首弄姿呢。

明祖陵座落于淮河边,一度沉寂水下若干年,如今淮河水势大弱,整个暴露在太阳底下,彰显着悠久的历史和尊贵的地位。自告奋勇的导游是我们可爱的旋子同学,她薄衣短裤粉臂藕腿性感无比,介绍景物也跟一般导游大相径庭,这是钻天杨,那是龙须草,还有栀子花、布谷鸟、琢木鸟......,整一动植物老师带着学生去踏青。至于历史,那是历史老师的事情,无可奉告。好在不少景观前面有介绍牌,告诉大家这块地方是怎么来的,代表什么意义,不然我们跟进了大观园的刘姥姥没什么两样。看来看去,只有神道两旁的雕像最威武,有狮子,麒麟,马,文官武将,遂跟一牵马文官合了影。天太热,一拨人躲到淮河边上,边看水边乘凉。听说淹没在水底的四方城露了个角,盆、爱迪生和我乘了木船,前往观摩。河面凉爽宜人,不时有白色水鸟掠过,行色匆匆,远不如我们这般悠闲。满脸沧桑的渔夫伯伯饶有兴趣地跟我们拉起家常,生活不改其苦,伯伯自有所乐,这是只有圣人才能达到的境界啊。河心四方城不甘寂寞地探出头来,盆摸摸爱迪生摸摸我也摸摸,几百年岁月流转,石头比人记住了更多峥嵘。

日薄西山,面包车驮着一群饥肠辘辘的灵长类直奔饭店,小城已是灯火通明, 盆地头蛇都纳闷为什么街上会有这么多人。只隔了一条长江,盱眙菜跟上海菜味道炯然,一派北国风光,加上菜鲜肉美豆腐香,兄妹几个立马吃得如痴如醉。最后上来压轴大菜自然是当地名产—龙虾,偌大的脸盆里仿佛装了一座火焰山,香气四溢,发人深省。每只龙虾都比上海常见的大上一倍不止,且丰满如乔丹的大咪咪,让人不禁垂涎三尺。说时迟那时快,号称已经吃斋两个月的海玉大吼一声:我再也忍不住啦!“抱”起一大个的就开始宽衣解带,其他人如梦方醒,纷纷不耻下手,挑肥捡瘦。一番功夫后,白白嫩嫩的身子完美展现,一旦落入口中,鲜香无匹,荡魂夺魄,绝对称得上:此虾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品。最终四个本来快吃饱的人消灭了所有的龙虾,看着空空如也的脸盆,我们一边回味绕齿的美味,一边赞叹自己惊人的战斗力。盱眙龙虾果然名不虚传!

饭后我们又乘兴爬上了都粱山。剔透的月升上半空,洒落一地碎银,山顶凉风习习,青草飘香。三三两两的晚归人或促膝交谈,或悠然漫步,充分地享受着难得的安宁。张眼望去,三面是盱眙夜景,一面是幽幽淮河,河上偶尔传来点点灯光,那里有水上人家。这样的夜晚,日日飘泊的他们,会不会也想找个地方把根扎下来呢?



第二天一早,敲门声惊醒了我。妈的,盱眙最好的酒店连morning call都给忘了,我只能痛心疾首地向中外朋友道歉。丰美的早餐后,目标直指铁山寺。那里是钦点的植物保护区,合着淮河,一并被称为南京的后花园。

不过半个小时,远远的,山便横在眼前,少了他山的雄峻,平添了无限旖旎。

车驻山脚,爱迪生一马当先,披荆斩棘;旋子海玉和我居中,沾花惹草;盆和盆哥哥殿后,兄妹俩好久不见,有说不完的话。天气多少有点热,山间蒸腾着怡人的青草的香甜味道, 槐花袅娜的盛开着,勾引了不少狂蜂浪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夜那场来去倏忽的雨, 一团团小刺猬爬上板栗树梢,虎虎地盯着这帮不速之客,似乎在说:此山是我开,留下买路财。

山势舒缓,走起来特别休闲。对无言的山来说,我们是不太光彩的掠夺者。旋子象逛小食街的孩子,走走停停,肆无忌惮地剥夺花草的肖像权,我和海玉不顾盆哥哥的警告,逮着野果就扮神农,爱迪生则自顾自地搜索秀气的小树苗,说要种在自家的院子里。所幸大家都自觉地收集着自产的垃圾,没有留下一点多余的污染。“哎,你们看,是植物学家。”,托爱迪生的福,不少游客把我们的掠夺行动升华为伟大的科研工作,享受着陌生人好奇和钦佩的目光,冒充植物学家的感觉不是一般的舒爽。

铁山寺规模很小,仅仅顺着坡建了两道门两个殿,远不如其他观光地的寺庙香火旺盛。倒是寺边小摊引起了大家更大的兴趣,槐花葛藤粉何首乌血桃,陈列的都是当地的土产。数次交涉未果,我们只买了立等可食的桃子。桃不可貌相,它们虽然只有鸡蛋大小,但酸酸甜甜可口异常。更难得的是,吃完之后,姑娘们个个嘴唇娇艳欲滴,惹人遐思无限。

听说山上还有个尼姑庵,本想过去看看,可几位大小姐都不感兴趣,终未能成行,下山途中,心中甚是惆怅。

山脚平缓处有一个规模不小的孔雀园,看园人介绍说,这里的孔雀都是从南京动物园搬迁过来的,因为往来的人很少,孔雀园每年都要亏损不少钱, 不知道这些人间圣鸟今后怎么生活。还好孔雀没有这些烦恼,有一只居然兴致勃勃地展开了华衣,一圈一圈地show个不停。借助食物,我跟一个孔帅哥实现了亲密接触,大概他是玻璃,否则没有理由只垂青我一个。我由衷地羡慕他,因为他们的社会很好地保留着一夫多妻的优良传统,而这恰恰是每个正常男人的最高理想。

二日的旅游在一场盛宴里结束,盱眙的美丽盱眙人的热情将长久地停驻在我的心里。登上南去的bus,内心不由一阵恻然,因为太阳再次升起时,我们不得不封闭于混凝土建筑,重新为活着活着。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