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扫叶子和花若叶

 
 
 

日志

 
 

纪念  

2005-10-23 17:54:08|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分手一年多,终于能平静地写点东西纪念小艾了。

最初我不叫她小艾,而是叫小蝌蚪,因为她一头长发只在末梢扎起细细的马尾,怎么看怎么象那玩意儿。当时小艾刚刚十五岁,是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小太妹,她曾以一记势大力沉的九阴白骨抓在我的帅脸蛋留了个张学友式的记号。不是冤家不聚头,整个高一我们都处于横眉竖目的对抗状态。

花谢花开草长莺飞,女大十八变。暑假结束再次碰面时,我惊奇地发现,短短一个月不见,过去的“战友”发育得错落有致,从不起眼的小蝌蚪“突变”为婀娜多姿的小天鹅。含蓄的中国的教育有几个可爱的盲点,我一度怀疑她不过是增添了一些辅助软件。直到很久之后的实地考察,我才验证了一个铁的事实--那对鲜活的小兔子并非赝品。

当年的我笃信男女授受不亲,纯洁而清高,自然不会因为一些未加证明的表象改变态度,刚开始还保持着高一以来的优良传统。先变的是小艾,她不象以前那样穷兵黩武,不声不响地用一次次脸红瓦解着我的斗志。事实证明,武斗文斗我都不是对手,她很快就攻陷了我的心灵城堡,日里夜里都在里面排练天鹅湖。

青少年的失眠多半跟感情有关,我也不例外,经常三更半夜趴在被窝里打着手电写情书,内容单调而甜蜜,大都是:今天小蝌蚪对我笑了,一共三次,很烦人。今天小蝌蚪说我的字写得好看,废话,本来就好,给你看的那页还特意操练了三次,不好看才怪,哼哼。今天与小蝌蚪探讨几个数学题,闻着洗发香波连最简单的公式都忘记,急出一身汗,真糗。如此如此。

有秘密的中学生不是好学生,我象作贼一样维护着自己的小秘密,不过还是给克格勃出身的老妈发现了:“小风,那小蝌蚪是谁?”“啊,小蝌蚪?”久经考验的我早就练就了条件反射式的自动防御体系,先佯装迷糊,再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脑细胞商量,最后动用喉头和嘴巴的肌肉,“哦,那是英语翻译,老师出得题目很奇怪,我连词典都带回来了。a small frog.....。”一碰到弱项,不服输的老妈的探照灯眼睛就暗淡下来,“去去去,别跟老妈显摆,要不是条件不好,老妈也能学会ABCD,不就几个破字母吗?不过你们老师出这题目也太离谱了,什么小蝌蚪啊洗发香波数学题啊,这是八杆子也打不到的东西。我可告诉你,自己的路可别走歪了。”“啊,什么走歪了?走哪去啊?”我赶紧来个首尾迷糊呼应,老妈彻底没辙只好嘀嘀咕咕走开了。

亡羊补牢为时不晚,为了避免再次出现意外,我千里迢迢把情书移驾学校,换上习题集的外套藏在课桌内茫茫书山题海之中,以为就此可以高枕无忧了。

某日我正在篮球场上叱咤风云,“邮差”洛洛气喘吁吁地跑来说:“秦风,那个,咳咳,那个谁谁,咳咳,要借你物理参考书。”“哦,让她自己找吧。快,快传。”我一个转身跳投,长久地凝固着猿臂轻舒的曼妙姿势,直到“邮差”洛洛的身影完全消失。

放学后,注意到小艾还没走,我也假装做课后作业。教室内只剩下两个人时,女生慢慢地走向男生,男生预感到即将有不平凡的事情发生,心跳象打雷。“哎。”小艾似乎花了很大的力气说这个字,声音都有些抖了。“恩?”我不得不抬起头,哦,迎面那是一道什么样的目光啊!深深的,比马里亚那海峡还深。“还你习题集。”小艾飞快地转身跑出去,留下一道眼神,一抹绯红和一个大脑缺氧的傻子。天!那是我全部的秘密。天堂有多远,地狱就有多远,那一刻我踩上了阴阳割昏晓的中线。

几天的失魂落魄后,我总算逮到机会跟小艾解释。“小艾,我其实,其实我,其实也没什么。”倒背如流的草稿到了关键时刻一句也没用上。“啊?什么?什么?”小艾拿出我对付老妈那招。“就,就那习题集。”我老老实实地回答。“是啊,是没什么啊,我只看到一只臭蛤蟆,笨蛤蟆。”她突然恢复了高一时的调皮劲,咯咯地笑起来。我一下子放松下来:“哈,你以前不是叫我青蛙吗?青蛙是蝌蚪的爸爸。”“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你现在就是只臭蛤蟆,笨蛤蟆。”“好好,就算我是臭蛤蟆,你是小天鹅好了,不过我马上就要吃天鹅肉了。”说完我张牙舞爪地扑了过去。

高中生的感情比橘子水的成分还简单,没多久我们就花好月圆了。课间总能找到机会眉目传情,要是上课时实在想得不行了,我就咳嗽一声:我想你,背对着我的她会微微点点头:知道了,我也想你。又过了一些时间,在一个全世界仿佛只剩下两个人的明月夜,我紧张而自然地验证了怀疑已久的问题,小艾蜷缩者身子不拒绝也不迎合,跟我手掌里的温软的兔子一样老实。后来我们并排躺在校园的草坪上,胡乱地谈月亮谈星星谈过去的“战争年代”,仿佛之前的心惊肉跳从来没有发生。

期末考试结束后,我约小艾假期里一起出去玩,她心事重重不置可否。熬过没有任何联系的三十几天,总算回到了学校。五十多人的成绩榜上,我的名次第一次跌出前十名,小艾更加糟糕,从前五名跌倒了倒数第八,班主任第一时间传讯了我。在办公室里我意外地看到了思念已久小艾,还有她的父母。千言万语无法表达,我只记得小艾走过来轻轻地说:“秦风,我转学到城里去,现在手续都办好了。你要努力,再见。”她想努力笑一个,眼泪却先掉了下来。然后,她走了,蝴蝶般的裙角一点点穿过了夏日阳光里墨绿的办公室门的缝隙。

本来以小艾以前的成绩,应该可以跟我并肩步入考场一起书写美好的纪念,我们都为年轻付出了代价。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小艾,我很好,小艾,我很想你,小艾,你要好好的。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