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扫叶子和花若叶

 
 
 

日志

 
 

大唐,你还好吗?  

2005-10-23 17:47:56|  分类: 乱弹广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唐,你还好吗?

夜半,一个散发着腐尸气息的影子站在床边,应该是在望着我。窗口半掩,十一月的冷风撩起的残缺的衣衫只差一点就拂到我脸上,我甚至能闻出刚刚掘开的旧坟墓的气息。我无法动弹,冷汗已浸透了被褥枕头。这是个永远无法消除的梦魇,就象我的后悔一样刻骨铭心。 

“大唐死了,大唐死了。”那个夏天在我记忆里阴寒得出奇。 

大唐跟我同岁同年级又是邻居,他长得矮矮胖胖一脸苦相绰号“老冬瓜”。这个绰号被我一叫而红,以至后来谁都记不起大唐的全名。大唐家境贫寒,父母对他期望很高,希望他出人头地。可他尽管冬学三九,夏学三伏,成绩总是平平无奇,所以他很崇拜我,总是不记前嫌地恭维我讨好我。不幸的是,我在心里早就把他跟猥琐划了等号,一见那苦瓜脸就特来气,从不给他好脸色。难得有用得着他的时候,虽然是颐指气使,他却受宠若惊,务必竭尽所能。 

那个夏天,天气阴寒得出奇。我们即将中考,大唐惊人地瘦下去,快变成“黄瓜”了。他眼睛黑了一大圈,显得更加呆滞。难得笑一笑,脸上的皮就会象沙皮狗一样皱着,可笑又可怕。我知道他经常熬通宵,因为每天起床时,我都能看到隔壁的灯光。他还是整天跟着我,只是一点话都没有,让我很不习惯,没有了嘲弄他的兴趣。 

考试那天,我早起了一会儿,意外地发现隔壁没有亮灯。不过,这也不奇怪,人总归要休息的,何况今天还要考试呢。吃过饭,检查了一下考试用的东西,万事俱备。一出门吓了一大跳,大唐不声不响地站在阴影里冲我裂了裂嘴。 

天冷得出奇,我迎着太阳随意走着,大唐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跟着,脚步踢踢踏踏很合拍。我不经意回过头,发现他正用心得盯着我的影子,一脚脚地踩在上面。我一停下,他差点撞到我怀里。“我妈说,踩着成绩好的人的影子走路,自己的成绩也会好。”大唐小心地解释着:“可这不会影响你的成绩,我问过我妈。否则,我不会这样。”“噢?”我觉得这实在太可笑,于是一掉头,飞快地跑去。 

开始,凌乱地脚步声和喘息声还跟在后面。渐渐地,远了然后听不到了。我回过头走到大唐旁边,他脸色苍白地蹲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呕吐着,无非一些红薯和咸菜。我扶起他时,从来不会哭的他落泪了:“踩不到你的影子,我肯定考不上了。”“不会的,不会的,我们一起走,一起考上。”第一次,我真心真意地对他说。 

考试对我来说就是走走过场,出了考场我心情特别好。“我肯定考不上了,怎么办?”大唐哭丧着脸走上来。“怎么办?”我的心情立刻晴转多云,觉得好象碰到了嗡嗡烦人的苍蝇。“我看你还是去洗个澡,冲冲身上的晦气吧。”“洗个澡冲冲晦气?”大唐呆呆地站着,影子短短的几乎全被太阳偷了去。 

“大唐死了,大唐死了。”小妹的声音响在耳边。 

大唐是淹死的,他不会水,以前从不去水塘游泳。我钻到人丛里,一眼就看到躺在门板上的大唐。他脸色惨白,安详地闭着眼,所有的皱纹舒展开来,嘴角还有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是因为考试没考好吧。”有人在小声地议论。大唐听不到,大唐的妈妈也听不到,她已经晕了过去,枯瘦的手指紧紧揪着大唐被扯破的衣服,似乎要把他拉回来。人丛分开,大唐的爸爸来了,从六十里外的工地上赶来。他死死盯着自己的亲骨肉,突然眉毛倒竖,用力扇了大唐两个耳光。一股暗红色的血慢慢地涌出大唐的鼻子,好端端的天竟下起了蒙蒙细雨。 

父亲是村里的医生,还了解不少神神道道的东西,再加上是邻居,所以整个下葬仪式都是他一手打点的。那段时间,父亲的心情似乎比我还忧郁,他彻夜翻看着一些破旧不堪的书籍,跟大唐考试前一模一样。父亲精心挑选了一块背山面水潜龙腾渊的好墓地,下葬前,他说我是大唐的好朋友,要先跟大唐说句“大唐,你走好啊。”才能封棺动土。于是,我又一次看到大唐的脸,还有那留着惨痕的血迹。我一说:“大唐,你走好啊。”,忽然浑身不舒服,打了一个寒颤。父亲铁青着脸,一言不发地盖上了棺材。 

墓穴挖到一半,有不少朽木和老骨头出现,看起来很早以前有人埋葬在这里。这样合适吗?几个挖土的看了看铁青着脸的父亲,终于没敢问出来。一座新坟起来,上面插着一株青松,里面埋着跟了我十好几年的大唐。父亲烧了几道符,念了不少谁也听不懂的经文,最后让我磕了三个头。 

许多年后,从母亲那里,我知道了父亲的苦心。大唐生前最喜欢跟着我,且他的死与我有关,父亲担心大唐的魂会跟着我,所以给他选了一块最容易投胎转世的墓地,让我亲身送别他。并且,那块墓地原本是我祖爷爷的墓地,那些老骨头每一根都是我祖爷爷的。虽然挖了祖爷爷的坟对全家的运势有影响,但当时也顾不上那么多,因为祖爷爷的魂也许能够保佑我。 

尽管如此,这么多年来,“踩不到你的影子,我肯定考不上了。”“洗个澡冲冲晦气?”这两句话象两根钢钎一样钉在我身上,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每年的夏季到十一月这段时间,我都会莫名其妙地咳嗽近半年,正是这段时间的半夜,会有一个散发着腐尸气息的影子站在我床边,应该是在望着我,也许还想对我说些什么。 

“大唐,你还好吗?”我用尽全力梦呓般地对影子说。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