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扫叶子和花若叶

 
 
 

日志

 
 

那场仿佛存在的初恋  

2005-12-29 00:34:59|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特别鄙视自己老老实实的前半生,跟小树说的那个没种的同学一样,
对着暗恋多年的人,结结巴巴,不知所云。
自然更加无法表白,这一切一直持续到大学一年级结束。

大二了,有一个优秀得不能再优秀的女孩说爱我。
她是一个班长,个子高高的,辫子长长的,瓜子脸丹凤眼,走路都不带看人的。
大一高数课,除了被诵拗口的倭语,便是跟一哥们讨论她扭头的机率。
结果一年后她真的对我来电,有事没事总爱瞅瞅我们教室,看我在不在位子上。
我们两个教室斜对着,进一步便能接上吻。

校园里最多的是法国梧桐,叶子飘落时会在我的头上打个旋儿,落到她脚下。
她读的语言跟我的同属一个轴心国,当然不是现在美利坚宣称的邪恶轴心。
因为当年美利坚还没指谁打谁这么牛B,直到我们俩所学语言所属的国度走向没落。

有些爱是需要国际大环境支持,如果当年我们打胜了,疆土连到一块儿,也许我们的心会贴得更近,而我也会更勇敢。
还要诅咒中国式的教育在我心中投下的无法抹去的阴影,我只知道爱之沉重却从未品尝爱之禁果的甜蜜,最终我们失败了,爱之沉重占了上风。
我甚至都没牵过那个说爱我的女孩的小手,就以中国特色的学生的回答结束了那场仿佛存在的初恋。

不久那个女孩闪电般的恋爱,她不再高昂着头,经常在我的视野里与一个我认为平庸的男子打情骂俏,浑然不顾及当年我几度欲牵手时的艰难的心理历程。再后来,她去了那个已经认了罪的国度,临走前留了一封信,那是一份很有文采的离情书。里面说她背叛了家人让她出国的意愿,决心跟我在一起,她无比的相信的我却是如此决绝。我对她那番拙劣的中国特色的学生的回答始终无法让她释怀。

故事还没有结束,毕业前我还收到她让北京朋友带回来的德国的信。她说自己住在一个幽静的城市的湖边,早上可以听到鸟叫,身边也有不少热心的朋友,仿佛一切都很好。

我记得自己回过信,一封不痛不痒的信,信封上的地址也许是汉堡也许是汉诺威,但绝对不是柏林。但,未有回复。我的一个暗恋她很久的朋友说,她回来过,后来又走了。至于现在在什么地方,我不得而知。

在这场仿佛存在的初恋之后,我的情商继续倒退,脸皮倒是比以前进步了很多,也许这也是一种成熟,只是未经过授粉,结不出什么像样的果子。我倒记得她那封文采斐然的离情信,不管怎么说它曾经打动了我。因为我曾经从火焰下把它捞起,捞起的时候还一个字都没有烧,只留下一小段焦黄的边缘。

工作后,辗转多处。有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三三两两的学生,出走五六年的校园,一直厮守在那里的法国梧桐树,和一片飘落的叶子。

我忽然想起,那封烧焦了一角的信已经不见了。
  评论这张
 
阅读(37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